《我们发情了,你要吗?》

时间:2017-08-26 16:04
 
  看完迟子建的《解冻》,我傻傻地想:男人贪杯真的不好。
  
  苏泽广学会喝酒,是在他养猪的时候。那时他闲的蛋疼,经常跟畜牧局的兽医聚在一起,喝得云里雾里的。
  
  有一次他喝醉了,把酒桶里剩下的二斤白酒搅拌在猪食里,喂给了一头种猪。结果这头猪醉得连几步之遥的窝都回不去了,睡在了猪食槽子旁。
  我们发情了,你要吗?
  第二天早晨,苏泽广醒了酒去喂猪的时候,发现它还呼呼大睡着,便用木棒打它。可是种猪只是哼哼,起不来。苏泽广一看放在猪栏外的空酒桶,知道自己把种猪当作酒友了。
  
  这头猪从那以后,就不爱吃食儿,一天天地掉膘。苏泽广想来想去,觉得问题可能出在酒上,就悄悄将猪食淋上一点酒,前去试探,结果种猪对掺了酒的食儿大为青睐。
  
  苏泽广找到症结后,委实吓着了,他供自己喝酒都难,如果再加上一头猪,还不得倾家荡产啊。从那以后,他就给种猪戒酒,可是这猪一闻猪食没有酒味,吃个三口两口的,就回窝了。
  
  等到第二年春天,它瘦得走路直打晃儿,虚弱得无法交配。畜牧局的人一看它废了,就把它卖给屠宰厂,供人食用了。
  
  四乡八邻的老母猪每次见到苏泽广就骂:泽广啊!你个孬种,你个坏种,你把我们的大众情人废了,我们寂寞了,咋办?我们发情了,你要吗?
  
  苏泽广毕竟是人,他怎么会给母猪呢?
  
  苏泽广喝了酒就是野兽,没命地要老婆。结果呢?一个傻女儿——苏彩鳞出生了。
  
  苏彩鳞一两岁在襁褓中的时候,还看不出与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,咿呀学语,会哭会笑。到了三四岁,她贪吃贪睡,让苏泽广隐隐担心。而五六岁以后;苏彩鳞的弱智渐渐显现出来。她练习查数,从一到十后,就开始发蒙,永远数不过十一的关口;苏泽广让她搬个板凳或递杯水,总要吩咐两遍,她才明白。而且,一旦什么事情不对她的心意了,她就毁坏东西,用剪子铰掉裤腿,摔镜子,砸碗,把蜡烛扔进灶里当柴烧了,等等。直到这时,苏泽广才明白过来,自己酒后的发泄,酿了苦果。从那以后,他很少碰酒了。
  
  其实,苏泽广也算是一个知错就改的好男人。
  
  我认识一个科长,早中晚都灌白酒。上帝要叫一个人灭亡,首先叫他疯狂。你想一想,一个男人一天灌一斤白酒,阎王爷能不惩罚他吗?
  
  他死的时候,他的老婆还在他的棺材前放了几瓶酒。
  
  女人为啥这样呢?是纪念爱情,还是祝福他的酒鬼丈夫死的好?反正女人这样做了。
  
 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,女人想做一件事,男人是挡不住的。
  
  某酒鬼贪杯如命。这一天又喝得烂醉,摸摸索索在自家门口开锁,却怎么也打不门,被一民警发现。
  
  民警上前一盘问,这家伙倒是清醒了几分,说:“我不……不是小偷,这……这就是我家,不……不信,你瞧着我来开门!”
  
  这醉鬼还真不来玄,歪歪拽拽竟真的打开了门,一边拉民警到家去坐,一边吹嘘说:“咋样,我没骗你吧?”进了屋,介绍说:“这是俺家客厅,这是俺家厨房,这是俺家卧室!”说着,把卧室门打开。
  
  警察一看,问道:“床上的女人是谁?”
  
  “我……我老婆!”酒鬼答。
  
  “那,那男人是谁?”警察又问。
  
  醉鬼说:“看……看你这人迷……迷的,你说那还能有谁,那当……当然是我啦!”
  
  男人,别贪杯了!为了你的家庭幸福,戒酒吧!
  
上一篇:今天你不说清楚,我就用钢筋棍烫死你! 下一篇:没有了
页面版权所有?余姚市邬玉容视听科技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:0571-12348747
技术支持:果博东方三合一娱乐
友情链接: 葡京赌场 葡京投注官网 澳门现金赌场 拉斯维加斯赌场 澳门赌博网站 欧洲三大博彩公司 网上真人赌城 龙虎斗棋牌游戏